由明朝的鸟脑豆腐想到的

2012/6/13 7:50:45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:廉政新闻

清代吴骞《拜经楼诗话》讲述了一个明代宫廷豆腐的故事:明朝皇帝朱元璋曾想用每餐吃豆腐的办法大力提倡艰苦朴素、永不忘本的作风,甚至将其作为一种宫廷膳食规矩,以祖制家法传承下去,但好景不长,到了他子孙的头上,这每顿必有的豆腐就变味了。他的子孙们虽然保持了顿顿上豆腐的家风,但那摆上餐桌的豆腐,原料早已经不是豆子了,而是鸟的脑髓。这个故事启示我们:在反腐倡廉工作中,“制度建设”和“制度运行”同等重要。现实其实是极其简单的:“硬规则”不会自己运行,是揣着各种“软规则”的人使“硬规则”运行;“硬规则”不会自己腐败,是揣着各种“软规则”的人使“硬规则”腐败。我们爱说“腐败是制度造成的”,这当然是对的,但不完整,因为准确地说,腐败的不是制度,腐败的是“人的制度”,是具体人的“文化操作下”的制度。所以,制度腐败一定是因为人的腐败,再好的制度也是靠人来运行的。还是那句话,制度是制度确立与制度运行的独特组合。中国的腐败一方面是由于“制度建设”还远没有到位,因为人类社会目前还没有发现一种可以使腐败完全消失的制度;另一方面是由于“制度运行”根本不可能摆脱“文化规则”的影响。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所看到的虽然重点是官员腐败,但问题却是全民腐败,因为制度在某种意义上是全民参与运作的。我们许多人办事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关系、托熟人、走捷径,在他们看来,规则是拿来治别人的,不是拿来敬畏崇拜、一视同仁的。正是由于这种灵动的“规则观”导致了:有权的人腐败,没权的人通过有权的人腐败,没法通过有权的人腐败的也想着如何去腐败,实在没法腐败的就反对腐败,在腐败中得利少心理不平衡的也嚷着要反腐败,腐败的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腐败所以也叫着反腐败。这就是当今中国的“人人口头上反腐败,人人行动上都腐败”的奇观。我们许多人叫着要反腐败,其实他是要“反别人的腐败”,不是“反自己的腐败”。他们的反思,一定是对别人的错误进行反思,是对自己如何找借口和掩饰进行反思,死不认错和面子问题比天都大。面子是人们互信互惠的令符,正如关系是人们互信互惠的通行证一样,我们就是这么一个讲亲情、讲关系、讲面子、讲圈子的民族。所以,中国人的腐败主要是传统的“道德观”、灵动的“规则观”和互惠的“人情观”带来的腐败,真正的反腐败反的不是别人的腐败,它反的就是每个人的“规则观”、“人情观”和“道德观”中的腐败,它有多难,现实的反腐败就有多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