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有钱难买反对意见"

2014/9/3 1:41:03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:廉政新闻

1987年,陈云同志谈到如何才能做到实事求是的问题时说:“如果没有不同意见,自己也要假设一个对立面,让大家来批驳。有钱难买反对自己意见的人,有了反对意见,可以引起自己思考问题,常常是,有不同意见的人,他不讲出来。能够听到不同意见,决不是坏事。这和同中央保持一致并不矛盾。”

  集思才能广益,有比较才有鉴别。各级干部实施正确的领导,是以正确的决策为前提的,只有在决策过程中广泛听取党员和群众的不同意见,充分发挥广大党员和群众建言献策的积极性、主动性和创造性,才能确保各项决策具有科学性,避免片面性。陈云早在1982年的一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强调指出:“有同志提不同意见,党组织应该允许,这是党的事业兴旺发达的好现象。”

  陈云不仅是这样说的,更是身体力行、以身作则,在党内以善于对待不同意见著称。陈云一方面善待那些反对自己意见的同志——曾经有位副部长因提了不同意见,被所在单位以“反对陈云”加以批判,陈云得知后马上告诉下面的同志不要抓住不放,不扣帽子,注意保护;另一方面更敢于自己提出不同意见——在“大跃进”运动中,全国浮夸风盛行,党内很多同志头脑发热,把粮食、钢铁等生产指标越定越高,陈云不赞成高指标,在他的主持下,把过高的指标压了下来。

  对于各级领导干部来说,决策是本职岗位的最重要工作,容不得反对意见,是很难作出正确决策的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每当作出某项重大决定前,决策层总是喜欢让“智囊团”把不利因素说透,表面上看似在“唱反调”,实则是在暴露隐藏的问题和潜在的风险,从而提高决策的科学性,所以每当论证重要发展项目时,主持会议者如果发现与会人员对议题没有任何争议,就宣布休会,并将会议延期至能听到激烈的不同意见时才召开。恰恰相反,我们的一些党员干部甚至是领导干部对反对意见的重要性认识不清,总认为提反对意见,是与上级唱“对台戏”,是存心找“碴子”,是与上级党组织离心离德,不能在思想上、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。在如此的“大帽子”下,人们噤若寒蝉,谁也不敢当出头的“椽子”,纵然听到的都是一片叫好喝彩之声,但于决策没有半点裨益。

  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来说,加强党性修养是一生的必修课。经常能听到反对意见,能听进反对意见,无疑是当头棒喝,会幡然悔悟,会悬崖勒马。从当前被查处的大批贪官来说,他们之所以会深陷囹圄,固然有理想信念缺失、宗旨意识淡薄、权力监督弱化等原因,但也不可否认,个人独裁专制,容不得一点反对意见,大搞“家长制”、“一言堂”,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。

  反对意见如此重要,但并不代表每个反对意见都是正确的,要判断反对意见是否正确,必须经过实践的检验。陈云曾反复强调过,领导机关制定政策,要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作调查研究,最后讨论作决定用不到百分之十的时间就够了。每次面对反对意见,他总是调研为先。上世纪60年代初,他亲自到上海家乡作调查,15天中连续召开10次专题座谈会,深入群众,广泛听取意见,最终作出了“母猪应分给农民私养、农民留足自留地等”的调研结论,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反对意见。

  由此联想到当前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各地普遍召开了民主生活会,不少地方的民主生活会真正发挥了红红脸、出出汗的作用。但也不可否认,一些地方的民主生活会走了过场,突出表现为不敢提出反对意见,流行于批评上级放“礼炮”,批评同级放“哑炮”,批评自己放“空炮”,自画像不准不像,画他人不见人见事,尽是些“对同志关心不够”、“对学习抓得不紧”、“对工作标准不高”之类的大话、套话、空话,没有一点火药味,哪里还谈得上真交锋、真出汗、真排毒、真疗伤?

  要真正开好民主生活会,确保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取得扎扎实实的效果,我们每一个党员干部都应学习陈云“有钱难买反对意见”的政治勇气和广阔胸襟。